<rt id="as0u0"><optgroup id="as0u0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as0u0"><small id="as0u0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as0u0"><center id="as0u0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as0u0"><small id="as0u0"></small></rt>

中國博物館為何難以“走出去”

 3月27日,大型展覽“華夏文明之光”中國藝術展亮相俄羅斯圣彼得堡。從1905年實業家張謇在江蘇南通創辦“南通博物苑”開始,我國博物館事業已走過了112年歷程。目前,博物館總數已近5000家,藏品超過3000萬件然而,數據顯示,中國只有575所博物館加入了國際博物館協會,相比于國內博物館總數的比例仍太小。與此同時,中國以主題形式走入外國博物館的展覽也相對較少。

 

缺乏鼓勵性政策,制約出走步伐

中國博物館走出國門可以上溯到20世紀70年代。“過去主要是出國舉辦展覽,服務于領導人出訪、建交紀念日等重要的政治任務,渠道、形式、目的都相對單一。”國際博物館協會副主席、中國博物館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安來順說。1983年,中國正式加入國際博物館協會,建立了中國的國家委員會。經過2010年上海國際博協大會的舉辦,博物館事業更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我國每年出境和來華的展覽不足100項。從近年來的增量來看,‘走進來’的展覽增長更多,‘走出去’的增量反而不太大”。中國文物交流中心主任王軍認為,“走出去”步伐放慢的一個重要制約因素,是財政經費的不足。“從大的政策環境來說,應該不存在任何問題。”安來順指出,具體到執行層面,國內博物館從業者在專業領域深挖的力度大,交流的意愿本來就不太迫切,而博物館的行政化管理給出國、交流經費設置了天花板,很多“一刀切”的管理模式,更給國際交流帶來了障礙。

  

整體推進,讓交流渠道多元化

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董事長徐念沙委員指出了當前博物館“走出國門”存在的諸多問題,如展覽形式單一、復合型人才缺乏、民間博物館交流少限制多、保費過高等。“作為一項綜合工程,中國博物館要破除‘走出去’的障礙,只能多管齊下,整體推進。”安來順說。而徐念沙更重視從戰略高度搭建起多元化的交流渠道。“除展覽合作以外,在文物藝術品相關的圖書出版、藏品資料庫共享、文化產品開發、文物修復等方面,均可嘗試開展合作。”相比之下,民辦博物館“走出去”所面臨的壁壘更難突破。王軍解釋,根本在于其登記注冊制度的缺陷。“很多民辦博物館的藏品在來源合法、收藏規范上很難得到保證,一些藏品搖身一變就可能成為商品,身份界限很模糊。一旦開了出國的口子,可能會帶來弊端。”對此王軍認為,最好的解決之道是綜合治理。首先要完善登記注冊制度,其次建立完善的藏品身份證制度,隨時跟蹤流向。另外也有必要引進第三方評估機構,給文物“驗明正身”。只有在正本清源的前提下,國際交流的“綠色通道”才能放心地敞開。

  

樹立競爭意識,爭取更大話語權

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增強,中國博物館的國際拓展逐漸從滿足異域的獵奇,到具備了實力的競爭。這意味著博物館人在走出國門之際,也應從心理上為激烈競爭做足準備。“當務之急是軟件的提升,比如策展的理念。”安來順介紹,在一些國外知名博物館人眼中,中國博物館徒有財力,在專業觀念上顯得落后。因此無論引進展覽,還是出國展出,策展方案往往都只能單方面接受。此外,借展費過高、合作模式被動等問題,都表明我們的競爭意識必須要建立起來。近段時間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“大英博物館100件文物中的世界史”展覽吸引了觀眾的眼球。合作方強大的策展能力引發了博物館界熱議。相比之下,中國博物館在復合型人才方面的短板,常常導致文物“走出去”了,理念卻未能隨之出海。“我們期待在國際交流的過程中,不僅僅是展品的租借,還要積極介入到策展過程中,講好中國故事,傳遞中國聲音。”安來順說。

日本高清在线视频www色_韩国一级特黄大片刺激_亚洲色婷婷婷婷五月基地_加勒比综合在线观看视频